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看點】堅守(小說)

精品 【看點】堅守(小說)


作者:花保 秀才,1261.5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167發表時間:2019-10-27 14:31:22

【看點】堅守(小說)
   夜色漸濃,星月與城市的燈光遙相輝映。
   縣人民醫院九樓手術室外,吳兵坐在長椅上,使勁地搓著手,雙眉緊鎖,嘀咕道:“樂華這家伙究竟搞啥明堂,到現在也不見個人影。我姐真是白白生養了這個沒人性的東西……”
   話未畢,電梯門敞開了,從里面走出一個身材魁偉的中年漢子。他黝黑的四方臉閃著些許亮光,亮光不甚均勻,有紅色的斑暈點綴其中;一雙明亮大眼上面的濃密眉毛,像被毛毛蟲舔過一般,東一茬西一茬;挺直的鼻子,鼻尖上偏偏頂著一塊不知趣的污漬。他昂首挺胸邁著大步跨出電梯,一股熏人的煙塵氣味就在人們身邊蔓延開來,但這絲毫無損從他骨子里冒出來的軍人氣質。
   吳兵騰地從長椅上蹦了起來,突起的小眼珠噴著咄咄逼人的怒氣。
   “小舅。”漢子幾步上前,“我媽她咋啦?問題大不大?”
   “李樂華!好小子,你眼里還有舅舅?還有你媽??”吳兵大喝道,不分皂白一拳向李樂華左肩捶過來。
   李樂華伸出一雙如鐵鉗般剛勁有力的手輕而易舉地攥住吳兵的拳頭,壓低嗓子道:“小舅,這是醫院,禁止吵鬧,有話好好說嘛!”
   吳兵憤憤地掙脫被掐疼的右手腕,站在一旁哼哼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卻不敢再?造次。
   李樂華知道小舅火氣正往上竄,和他交流比較困難,只好向坐在長椅上的二叔詢問母親的情況。
   “經過外……外科醫生檢查結果,你……你媽尾脊骨摔碎了。本來想等你過來在……在手術單上簽字,可你……你半天不見人影,只好讓你舅……舅把字簽了。”二叔說話結巴,聽起來費勁,但樂華還是耐心地聽他說完。
   “當個鳥毛村委會書記有啥了不起!想當初我馱你到集市上玩,半路上你睡著了,一醒過來就在我脖子上拉尿,弄得我一身臊氣。那時我應該把你的屁股蛋子摔開,看你現在還神氣個鳥。”吳兵在一旁不厭其煩地嘮嘮叨叨,“自己娘佬的生死不管,不盡到做兒子的責任,活在世上連個畜牲不如。”
   李樂華懶得理會,從守候在手術室門口一言不發的妻子秀云手上取來礦泉水,一口氣喝干,擦了把額上的汗珠,向大家解釋遲到的經過。
  
   二
   入伏以來,天空未下一場透雨;驕陽如火,把田畔路邊長勢兇猛的雜草燒烤得一片焦黃。
   樂華正在小溪邊鋪設電線和塑料管,準備抽水澆灌禾苗。
   突然,在臨近“退耕還林”示范區的山坡旁邊,一股濃煙驟然升騰。樂華一愣的工夫,那煙霧像個披頭散發的妖魔,張牙舞爪,發瘋似的向示范區移動。不好!有人焚燒田地的秸桿,引燃田畔上的雜草!倘若不及時撲滅火種,在這種天干物燥的情況下,種植了十多年的樹木,將會被大火毀于一旦!
   李樂華來不及回村召集村民,連忙丟下手中的活計,邁開大步向出事地點飛奔。
   “樂華書記,不……不好了,火太大,?沒法子救滅。”一個老漢一瘸一拐地從煙霧中竄出,哭喪著臉說:“這一大堆花生稈,我實在挑不動,就一把火燒了,不想……唉!”
   “拐叔,回村多叫些勞力過來撲火!叫他們帶鋤頭鐵鍬過來!”樂華打斷拐叔的話,大聲吩咐。
   拐叔拖著一條不便的左腿,拼老命跑回村去,一雙拖鞋早被他甩在路旁,一只野兔驚出了草叢。
   樂華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放在一個安全地方,又從旁邊的松樹上扳下一大截樹枝,如下山猛虎般撲向四處蔓延的火苗。他操起樹枝,甩開臂膀,左右開弓與火苗?展開激戰,阻止它向樹林靠近。火苗如桀驁不馴的野獸,敞開血盆大口四處亂竄,吞噬著野草。在噼哩叭啦的爆裂聲中,樂華跳花燈似的來回巡梭揮舞樹枝。火的熱力把他的雙眼烤得血紅,煙塵與汗水糅和在一起,早已濕透了他的衣褲。火,與李樂華捉起了迷藏,這邊的火看似被撲滅,等他去那邊滅火時,這邊的火又燃燒起來。李樂華體內的水分好像被火熬干,兩只胳膊逐漸酸軟無力,可是該死的駝子叔依然沒有搬來救兵。他朝四周一瞅,發現不遠處有口淺水塘,于是向水塘跑去。他和衣跳進水塘里,喝了幾口水解渴,然后返回火災現場。在路過放置手機的土坎,他突然聽到手機來電鈴聲,駐足看了看使勁叫喚的手機,又扭頭看了看朝樹林步步逼近的火苗,咬咬牙再次沖進火海。
  
   三
   稍歇后的樂華如背水一戰的將士,愈戰愈勇,?將手中的樹枝甩得呼呼作響。火苗好幾次舔著他的眉毛、灼到了他的腳趾,他覺得自己似乎被火同化了,渾身正冒著熊熊烈火。如果這火也有靈性的話,肯定會被倔強的樂華所感動,心存愧疚而悄然離去吧。眼看火苗上了一道溝坎,即將正式進入林子,樂華急得兩眼冒火,心里直冒煙。拐叔呀,好端端的燒啥花生稈,污染環境不說,這退耕還林的幾十畝松樹林要是今天一把火毀了,我哪有臉向上級交代?又怎么對得起村民們?快半個小時了,你人去哪里了呢?
   就在樂華絕望的時候,拐叔領著村民們陸續趕來。
   樂華喜上眉梢,吆喝道:“大家形成一條線將地面上的雜草鋤掉,切斷火源!”
   大家按吩咐紛紛忙碌起來。
   “樂……樂華,快回家,你……你……”樂華二叔結結巴巴的聲音突然從背后炸響。
   樂華猛然回過頭:“叔,啥事啊?有話慢慢說唄。”
   本來說話不利索的二叔臉脹得通紅:“你…你媽,她……她……”
   樂華沒有耐心聽二叔那讓人急得發瘋的話語,對身旁的人們繼續吆喝:“大家注意,防火線鋤寬闊一些!”
   二叔氣得頓足捶胸,沖過來拽住樂華的胳膊,嚷道:“你媽在……在平臺上曬花生,摔……摔下來了!”這句話終于從二叔喉嚨里迸出,二叔已是憋出兩眼淚花。
   “啊!我媽她……跌得咋樣了?”樂華瞪大了眼。
   “躺在地下,起不來了!”二叔好不容易說句順暢話,他覺得心里從未有過的舒服。
   “啊!有沒有撥打120?”樂華急切地問。
   “打了。”
   “叔,你和秀云跟救護車一起去醫院,我滅了火隨后就到。”樂華交待完,取來手機,又撥通了吳兵的電話。
   “舅,我媽摔傷了,去了縣人民醫院。”
   “嚴重嗎?”吳兵如雷鳴般的聲音震得樂華耳膜受不了。
   “你去了不就知道啦?”樂華掛斷了電話,他可以想像小舅在電話那頭大呼小叫的模樣兒。他一咬牙,將手機調至靜音,隨手塞進褲子口袋。果不其然,吳兵接二連三回撥電話,手機振動得他的大腿陣陣發麻。唉!小舅,對不住了。
   “書記,生兒育女為個啥?你快回吧,這兒有大伙呢。”拐叔勸道,旁人一致附和。
   “我做事自有分寸,大家都別說了!情況緊急,大家趕快行動!”樂華說完,從拐叔手中奪過鋤頭,率先舉起鋤頭刨了下去。只聽“咔嚓”一聲,一棵低矮的灌木斷為兩截。大家伙不好再說什么,緊張忙碌起來,只聽到鋤頭撞擊堅硬的土地發出“乒乒乓乓”的脆響,塵土飛揚,幾乎迷蒙了人們的視線。
   拐叔找來一把鐵鏟,緊隨樂華左右撲打逼近的火苗。只見拐叔在火苗邊緣蹦得比蜢蚱還高,邊撲火邊“嗨嗨”吆喝著,仿佛在戰場上和敵人進行殊死的搏斗。“哎喲!”拐叔突然驚呼一聲,被一根野葛藤絆住了左腳踝,跌了個嘴啃泥。火苗立刻向他頭發及衣服上伸來長舌。樂華大吃一驚,連忙過來將拐叔從火堆里抱起來,在安全地方放下。拐叔昏迷不醒,整個人像從炭窯里爬出來的猢猻,連眼睛鼻子也難以分辨了。樂華蹲在地上,讓拐叔斜倚在自己結實的胸前,從旁人手中接過礦泉水,向拐叔口中直灌。須臾,拐叔打了個噴嚏,睜開眼來。
   “不要管我,快去救火!”拐叔年輕時就存放在心底的電影臺詞,此刻再次派上了用場。他邊說邊呼地從地下爬起來,拾起地上的鐵鏟,沒事人一樣沖向火堆,吆喝出令他引以為豪的口頭禪:“嗨,我就不信治不住你!”
   拐叔那句豪邁的電影臺詞,在四十年前他說過一次……
   拐叔與共和國同齡,世代貧農,解放前,父輩窮得擲鳥兒的土疙瘩也沒有。那年天連降大雨,白塔河水暴漲,河水順著穿咯堤而過的涵管向堤外奔涌,殃及正在揚花結穗的稻子。年輕的生產隊長拐叔率領社員將沙包扔向堤內涵管入口處,指望堵住涵口。然而扔下的沙包不到位,涌進堤外的洪水并未減弱。拐叔見狀,甩掉粗布短衣,大喝一聲“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跳入水中。拐叔數次潛入水中,將沙包塞向涵口。向堤外奔涌的洪水漸漸變小,而拐叔的臉已經變得鐵青并且扭曲,一副痛楚的神色。生產副隊長看見拐叔不對勁,就立即下水拽拐叔上岸。
   癱軟在岸邊草地上的拐叔全身瑟瑟發抖,牙齒咬得咯咯響,一雙被水漂皺了的大手顫抖地搓揉著左腿。
   “不……不要管我,堵……堵涵口要緊!”拐叔吃力地對圍在他身邊的人們說。
   拐叔的話此刻很有份量,只聽“撲通撲通”幾聲水響,早有幾個后生跳進了水中。
   洪水終于被堵住了,而拐叔在冰涼的水底用力過猛損傷腿部神經,落下終生瘸腿的后遺癥。最讓樂華敬佩的是,拐叔因公致殘,卻從未怨言,更沒有向政府申請過任何救助金。
   “哈哈哈……”人們先是一愣,接著一個個笑得直不起腰。
   在緊張、活躍的氣氛中,防火線終于完成,緊接著大伙以合圍之勢撲滅了大火。
   樂華和拐叔扛著鐵鍬在燃燒過的土坡上來回巡視,不放過一絲余煙和一粒火星,以防萬一。一切正常后,樂華仰面朝天躺在松樹下。夕陽把馬尾般的松樹枝染成了無數條金鞭;晚風習習,松樹們仿佛交頭接耳,唏噓不已。樂華體會到從未有過的舒坦安然,閉著眼,覺得自己已經和這片松樹林融于一體,不可分割。他太愛松樹了,小時侯爬上松樹掏鳥蛋,被毛毛蟲的毒針刺了一臉的小包;稍大些,雪后初晴,看粉紅的雪霧在松林間飛揚飄灑,并煞有介事地站在樹下吟“大雪壓青松”的詩句……望著這大片綠樹如屏、野雞和鳴的林子安然無羌,樂華心里美滋滋的,嘴角情不自禁蕩開一絲笑紋。突然,他的心像被啥戳了一下,猛地站起來,摸了一下褲子口袋,出了一身冷汗……
  
   四
   “哼!我打你電話你不接,秀云打你電話你關機。給我說清楚,你這是啥意思?”吳兵的臉板得像雷公。
   “手機在救火的時候掉進火堆里,已經成了一塊廢鐵。媽摔傷了,小舅的電話又一個勁催,我心里也發慌。唉!誰讓我是個村干部呢?這個時候溜了,大伙嘴上不說,心里咋想?火咋滅?要燒了樹林,我負不起責任呀。”樂華一臉委屈的樣子。
   “哼!啥狗屁干部?親生娘佬出事了也不管?還好,你沒有當上縣委書記。”吳兵譏諷道,一屁股坐在長椅上,壓得椅子吱吱叫喚。
   這時,手術門開了,主治醫生走了出來,大家紛紛迎上前詢問情況。
   主治醫生胸有成竹地說:“手術很成功。我們在受傷部位安好了鋼板支架,保養好的話,病人在半年之內可以康復。”
   “謝天謝地!”樂華心里暗自慶幸。
   “今天晚上,媽讓我一個人照料就可以了,大家都回去吧。”當母親在病床上躺好之后,樂華主動要求道。
   吳兵撇撇嘴:“好,那就讓你好好盡一下孝心吧。”吳兵向閉目養神正輸液的姐姐說聲“好好養病”,就離開了。
   ?次日天剛亮,吳兵提著排骨湯走到病房門口,突然聽到病房傳來“呼嚕呼嚕”的鼾聲。他推開門一瞧,只見樂華睡得和死豬差不多;更讓他生氣的是,藥液輸完了,樂華也沒有呼護士換上,那插著輸尿管的塑料瓶中的尿液快要溢出也沒有倒掉。吳兵也不吱聲,走上前去捏住樂華的鼻子。樂華晃晃腦袋,唔了一聲,側過臉去。
   “嘿嘿,看你還睡不!”吳兵再次捏住樂華的鼻子不松手。
   樂華搖晃了幾下身體,猛地坐了起來,尷尬地笑道:“小舅,早啊!”
   窗外,一抹陽光透射進來,鋪在潔白的床單上。
   樂華看了一眼秀云給他的手機,一拍后腦勺,骨碌下了床:“喲,快七點,差點誤事了。小舅,上午九點鄉里有個會議呢,我得馬上趕過去,媽這里就有勞你了。”
   樂華走到門口時,被吳兵搶先一步攔住了:“別溜!開啥會?還不是抗旱、防火啥的,都是習慣性地走走過場,去不去也沒啥大不了。你現在打個電話給鄉長請假。”
   樂華為難:“小舅……”
   “兵兒,讓樂華去吧。”樂華母親吳桂花解圍。
   吳兵嘆口氣,閃開了。
   “小舅,別惱火,我馬上打電話讓秀云過來接替你。”樂華匆匆走在過道上,轉身向吳兵揮手。
   “恨不得揍扁你!哼!當了個狗毛村干部,成天好像比省委書記還要忙。”吳兵沖樂華的背影揚了揚拳頭。
   “姐,樂華是不是和你鬧別扭了?你看看,他把你摔傷的事好像不放在心上,一點也沒盡到做兒子的責任。”吳兵回到病房床邊,把姐小心扶起來,打開了飯盒。
   “這孩子自從當上村書記,仿佛變了個人。”樂華媽嘆了口氣,“你姐夫在世時,常常抓甲魚賣,積攢了幾個錢。樂華從部隊轉業,娶了老婆不久,向我們討要點本錢,想承包村東邊的松樹林養雞。你姐夫倒是答應下來給他幾千塊,我怕他虧了本,把你姐夫的血汗錢也搭進去了;再說,那時國華還沒成家,就始終沒有松口答應。”吳桂花咳嗽幾聲繼續說:“后來,為了國華找對象容易些,就讓他出外經商,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了。”

共 10074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農村題材的小說。小說一開始就寫了作為村支書的樂華,當母親摔壞住進醫院的時候他卻不在場,只有舅舅吳兵和二叔在醫院陪護,為此吳兵是滿肚子的意見。好不容易等到樂華來醫院了,吳兵把一肚子的不滿發泄了,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樂華并不是對母親不孝而棄母親于不顧,而是村里遇到了突發事件——火災,危急關頭,樂華只能電話拜托舅舅吳兵和自己的妻子先行趕去醫院,而自己則需要先忙著救火。大火撲滅后,樂華趕去了醫院,之后雖然母親的手術非常順利,但還是給舅舅吳兵心里留下了一些不快。導致舅舅進一步不滿的是,他老婆的侄兒細猴,要造房子,通過他轉彎想打通樂華這道關節,樂華卻依舊按原則辦事……小說構思巧妙,內容很貼近農村真實現象,尤其值得點贊的是,小說塑造的村支書樂華,不但一心為公,而且正直、孝敬,充滿了正能量。欣賞佳作。傾情推薦。【編輯:蘭花悠悠香】【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7001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蘭花悠悠香        2019-10-27 14:41:39
  這一篇《堅守》的小說告訴讀者,作為一位村支書所堅守的原則和責任。當火災來臨時,他首先需要保護的是老百姓和國家的財產安全,而對同時摔傷的母親雖然內心充滿了歉疚,卻只能先讓舅舅、妻子等陪去醫院;同樣,當親情和友情與集體利益發生碰撞的時候,是堅持原則還是做一個順水人情,也是考驗這一位村支書,是一個借著村支書的職務撈取好處的貪官,還是一個視集體利益為首位的好書記。佳作品讀。編輯不到位處還請花保老師見諒。
2 樓        文友:花保        2019-10-27 15:01:05
  蘭社的點評很到位。你辛苦了!李樂華是理想化了的村官,我們的社會需要像樂華這樣的好村官。問好蘭社!
夢有幾許,路有多長;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3 樓        文友:小金子        2019-10-27 17:06:34
  借用小說主編花保的話,李樂華是理想化了的村官,我們的社會需要像樂華這樣的好村官。佳作拜讀,問候老友!
高粱紅了
回復3 樓        文友:花保        2019-10-27 17:38:35
  謝謝金子老弟留評。就算鸚鵡學舌我也喜吹。遙握敬茶。
4 樓        文友:若海若藍        2019-10-27 20:13:25
  堅守,是德的底線,道不道,還是德說了算!嘿嘿,問好,秋安!
只碼字,不管事,不問事,不惹事。
回復4 樓        文友:花保        2019-10-27 22:53:25
  若海若藍老師說到點子上了,人總得有個堅守的底線。遙握敬茶,祝好!
5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28 08:04:30
  恭喜佳作斬獲精品,祝賀花保老師再創輝煌!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5 樓        文友:花保        2019-10-28 11:39:22
  謝謝武總鼓勵!遙握敬茶。祝你天天開心!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大乐透开奖查询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