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你要記得我(散文)

精品 【暗香】你要記得我(散文)


作者:翁大明 白丁,35.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50發表時間:2019-10-25 16:04:30
摘要:本文記錄的,是一個美麗女子與一個傷殘軍人的真實的愛情故事。

【暗香】你要記得我(散文) “十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結婚不到三年,年輕的妻子就要痛苦地面對記憶全無、高位截癱的可憐丈夫。朋友們紛紛議論,一個云南人,一個陜西人,這對小夫妻將來的生活該怎么過啊?但出人預料的是,情深似海的妻子竟然搭起了一所“記憶房”,不僅把丈夫失去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找了回來,而且他那被醫生宣布為不可恢復的雙腿,也慢慢地有了知覺。
   2011年2月21日,這對夫妻帶著他們的寶貝女兒,終于從那間“記憶房”里走了出來,搬進了位于陜西省商南縣濱河東路的一套兩居室。搬家時,完全清醒過來的丈夫在輪椅上留戀地環視著這間重拾記憶的“記憶房”,突然把妻子擁進懷里,眼淚汪汪地說:“老婆,是你的愛讓我變得這樣清醒,你是我的腿,也是我的太陽啊!”
   2019年建國七十周年大慶,一家人圍著電視看閱兵,坐在輪椅上的翁明星忽然直起身子,向掛在客廳里的五星紅旗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他仿佛又回到了天津楊村,回到了那沸騰的軍營。楊芹美的眼前,閃現的更多的,卻是他們這十五年的溫情和艱辛……
  
   第一章 瞬間遭不幸,愛我的老公忘了我
   1981年11月12日,楊芹美出生在云南省保山市龍陵縣龍山鎮的一個農民家庭,雖然有些困難,但視她如掌上明珠的父親還是千方百計地讓她好好讀書,把這個“幺妹兒”培養成大學生,將來找份體面的工作,可懂事的芹美不想增添家里的負擔,偏偏不領父親這份情,初中還沒讀完,便選擇了出門打工。
   1999年7月,不滿18歲的楊芹美只身走出保山,來到瑞麗市的一家賓館做服務員,這種收拾房間的活兒雖然她沒干過,但主管一交代,她就做得妥妥帖帖。有一次,一位顧客喝醉了酒,半夜回來時在房間門口死死地盯著她,這一盯使她覺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她決定不在這家賓館干了。于是,她在瑞麗市的一個親戚家住下來,準備再找個地方打工。
   2000年3月,經朋友介紹,她來到了緬甸,在緬甸的一家賭坊做起了服務工作。緬甸的這家賭坊,離瑞麗楊芹美住的這個地方不遠,只需要兩塊錢的車票,過往中緬邊境,只要交驗一下出境證,再繳兩元錢就行了。每天上班的時候,楊芹美就在樓下等車。
   2000年8月26日,睡忘了的楊芹美急忙下樓,專門接送出境人員的微型車卻遠遠地開走了。正著急間,對面“明星汽修店”的修配員翁明星沖她一笑:“嗨,我修的這輛車馬上就去那邊呢,你來搭車吧!”以往這兩人見了,只是笑笑,但這次情急之下的一個幫助,使楊芹美的心里突然一動。就這樣,他們的交往一天比一天親熱起來。
   翁明星家住陜西省商南縣白魯礎鄉西坪村。1994年11月10日,剛滿20歲的翁明星懷著滿腔熱血,在鄉鄰們的擁簇下應征入伍,到天津楊村52855部隊當兵。高強度的特種兵訓練,使他很快成了一名優秀軍人,一年后便成了上士,當上了副班長,先后多次為國家領導人和外國元首做軍事表演。1997年11月21日,光榮退役的翁明星沒有回陜西老家,而是一路南下,到云南瑞麗市開了一家汽修店。在店里,他經常看見楊芹美從門前經過,也打探過她的一些情況。
   從幫楊芹美搭車的那天起,翁明星就特別關注這位從門前過來過去的美麗姑娘,每次見到她,總是熱情地邀請她到店子里坐一會兒,問問她在緬甸的工作情況,楊芹美等車去上班的時候,也不用站著等了,直接坐到他店子門口的小馬扎上等車。很快,這兩個在異鄉打工的年輕人便確定了戀愛關系。
   生于1994年的翁明星比楊芹美年長七歲,熱情大方,勤勞能干,又有在天津當兵的歷練,自然對楊芹美百般呵護,每隔幾天,就找個借口約楊芹美吃頓飯,給舍不得花錢的芹美增加些營養,休息的時候,還專門帶她去瑞麗市水上公園看了看。天真爛漫的楊芹美,在異地他鄉遇到翁明星,就像遇到親人一般,感情上越來越依戀,兩顆心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2001年7月,他倆到保山市龍陵縣見父母,雖然父母不大樂意,但看到翁明星那么勤勞樸實,又是一表人才,加上女兒態度堅決,老兩口便同意了。很快,他們便領取了結婚證,在這年的中秋節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客人剛剛散去,他們便相擁著走進瑞麗街頭,看天上的那輪滿月,看滿月周圍的點點繁星。新婚之夜,他們心頭涌動的,有終成眷屬的喜悅,有對故鄉親人的思念,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生活的向往。翁明星信誓旦旦地說:“我一定要把我的店子開大,在這里做一個名副其實的老板!”楊芹美淺淺一笑:“那我就是名副其實的老板娘了!”
   2004年2月,他們的女兒降生了。因為翁明星技術好,服務態度好,收費也合理,過往的車輛都愿意來修,明星修配店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紅火。正在打拼事業的時候,一場突然的災難把他們的夢想擊得粉碎。2004年10月30日下午,一個司機把車子開來催著讓他修,翁明星急忙找齊工具,用“千斤頂”頂起汽車,爬下身子鉆到車下,全神貫注地修了起來。這時,一輛過路車呼嘯而過,還沒弄清咋回事兒,被修的汽車轟然落下,正在修車的翁明星一陣劇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楊芹美聞訊急忙趕來,看到丈夫被壓在車下的慘狀,心里像被猛然刺了一刀。他把女兒交給鄰居,慌忙叫來幾個人把明星送進瑞麗市人民醫院。在急救室搶救了3天,12月3日醫院著手為翁明星手術,手術從上午9點一直持續晚下午2點,在室外焦急等待的楊芹美終于見到了滿臉疲憊的主治醫生,醫生關切地對她說:“命,已經保住了,但這個人腦部受傷,脊髓也斷了,恐怕很難站起來了。”
   楊芹美忽然感到自己的血被抽空了一般,腳下軟軟地站立不住,木然地對醫生說了聲:“謝謝,謝謝了!”
   在醫院的頭半個月,楊芹美基本幫不上忙,因為這段時間丈夫不吃不喝,眼睛也沒有睜一下,她每天要做的,就是給他擦臉,凈身,然后抱著女兒,守在床頭靜靜地看他。家里的所有積蓄都花干了,她開始向娘家借錢,娘家的錢用完了,她又向朋友求助。第16天的一大早,芹美給明星擦臉時驚喜地發現,丈夫的眼睛居然睜開了!睜開了眼就有了希望,她在丈夫耳邊輕輕地喊:“明星,我是芹美!明星,我是芹美!”明星好像沒聽到一樣,一臉的茫然。楊芹美心想剛剛蘇醒過來的重癥病人,可能都是這個樣子,于是她急忙幫著明星進食,按照醫生的囑咐,每天給丈夫翻身、拍背、按摩。楊芹美不敢把明星脊髓斷裂的消息告訴他,怕他難以承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但令芹美感到意外的是,快一個月了,丈夫竟然沒給他說一句話,也沒有一點笑容,雖然她每天都趴在他的床前給他說話,唱歌,講當時把他送進醫院的慌張情景,講等在手術室外的焦急心情,但明星一點反應也沒有,一個可怕的預感閃現在芹美的腦海:明星不僅癱瘓了,而且失憶了!
   母親從保山到瑞麗大老遠地來看女婿,悄悄地把女兒拉到一旁,說:“女兒,明星連你也認不出來了,以后他站不起來,你的日子怎么過啊,你要早作打算!”芹美的朋友也趕來勸她:“你還這么年輕,和他結婚滿打滿算也就兩年多,你可要想清楚!”癡心的芹美堅定地說:“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就不會放棄。即使沒希望了,我也要帶著他!”芹美可以不理親戚朋友好心的勸說,但巨大的醫療費用,已經壓得她喘不過起來。眼看沒錢買藥了,芹美一咬牙,決定賣掉“明星汽修店”。2004年12月5日,“明星汽修店”被附近一個同樣做修理生意的老板以2萬元的價格收購了,拿著這些錢,芹美付清了醫院的欠賬,又在醫院住了15天,12月20日,在醫生的一再勸說下,楊芹美帶著植物人般的丈夫離開了瑞麗市人民醫院。為了喚醒丈夫,芹美貼近明星的耳朵,千遍萬遍地呼喊:“明星啊!你要記得我!你要記得我!”
  
   第二章 建所“記憶房”,我讓老公醒過來
   楊芹美雖然沒讀過多少書,但她知道,要想讓翁明星得到有效地治療,首先得讓他蘇醒過來。怎樣才能讓他蘇醒啊?她一遍遍地給他唱歌,給他跳舞,給他朗誦初中學過的唐詩,甚至還揪他、扯他,翁明星就是不理她,兩眼空洞洞地好像看著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看。她想,如果回到他童年生活過的地方,是不是可以刺激他的記憶神經,把他失憶的斷層連接起來?于是,2005年4月16日,楊芹美一個電話把公公從陜西叫了過來,在公公的幫助下,她帶著丈夫和女兒,搭上從瑞麗到昆明的客車,又從昆明搭上到西安的火車。到了西安火車站,一群人圍過來,嘰嘰喳喳地議論起來,背上背著孩子、手上推著丈夫的楊芹美哪顧得上搭理,又連推帶抱地把明星送上了開往商南的大巴。就這樣輾轉了10天時間,2005年4月28日,楊芹美帶著丈夫和女兒,終于回到了她從來也沒有到過的婆家。
   婆家居住的陜西省商南縣白魯礎鄉西坪村,和湖北省鄖西縣的馬家坪村只有一河之隔,翁明星在這里長大,自然會留下許多難忘的記憶。但回到老家的翁明星依然木木吶吶,見到久別的母親也沒一絲笑容。這哪是那個生龍活虎的小伙子啊,母親一臉淚水,鄉鄰們也唏噓不已。
   為了讓翁明星早日恢復記憶,楊芹美向公婆詳細打聽丈夫兒時的生活情景,想從丈夫兒時的生活中,找出點刺激失憶的東西。由于明星不能動彈,聰明的楊芹美閃過一個念頭:建一個“記憶房”,讓老公清醒過來。婆家有三間土房,其中的一間是翁明星從小到大住過的,上中學時回家還住在這里,只是到天津當兵以后,這間房子當成了客房,里里外外又粉刷了一遍,原來那副熏得漆黑的房門,已經被一副草綠色的新門替代,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回家后的第九天,楊芹美找來兩個幫工,按照公婆的描述,想把房子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她先是用些發黃了的報紙把墻上滿滿地糊上,然后找來翁明星上學和當兵時獲得的獎狀,一張一張地粘在床頭,在床頭的旁邊擺上原來用過的那張“三斗桌”,桌上整齊地擺放著明星從小學到中學讀過的書,還能找得到的筆記本和日記本,就放在床邊伸手可及的地方。到了換門的時候,幫工為難了:哪有把新門換成舊門的?再說,原來的那副門也破舊的用不成了!但芹美堅持叫換,直到公婆說和原來的住處一個樣了方才罷手。第二天,楊芹美早早地把翁明星穿起來抱上輪椅,從里面的屋子里推出來,叫上公婆,一同觀察明星走進“記憶房”的情形。走進房間房子的一剎那,大家驚奇地發現,坐在輪椅上的翁明星連連點了幾下頭,嘴里“哦、哦”地叫了幾聲,那雙呆滯的眼睛,也發出了出事以來少有的亮光。楊芹美趕緊跑到前邊,在他的臉上吻了一下,說:“明星,你看現在你在哪里?”明星吐出了一個字:“家”。芹美臉上掛滿了淚水,又問:“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是媽媽”。“不是的”,芹美指著一旁的婆母:“這才是媽媽”。明星固執地說:“你是媽媽”。婆母接過話來:“兒子,我是你媽啊!”“那……她是誰?”芹美再次把丈夫攬進懷里,重復著幾個月來說了千百遍地話:“明星,我是芹美,我是芹美,你的老婆啊!”“芹美是誰?你不是我媽,你滾!”芹美心里猛烈地哆嗦了一下,這間按照明星小時候熟悉的樣子布置起來的“記憶房”果然湊效,在這熟悉的房子里,他感知了他的童年,模糊地記起了爸爸媽媽,但他卻徹底地忘記了我,無法感知我這個和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啊!
   盡管這樣,楊芹美還是感到由衷地高興。畢竟,丈夫的部分記憶恢復了。既然部分記憶能夠恢復,那么全部恢復的可能也就有了。為了鞏固已經恢復的記憶,在此后的半年里,楊芹美每天都要給他讀一段他學過的課文,每天都要強迫他在自己用過的日記本上寫上幾個字。
   只是翁明星看他像看新來的老師一樣陌生,不敢反抗,又不情不愿,煩躁的時候好幾次叫她滾。為了節約用電,芹美把“記憶房”里的燈泡換成了40瓦,奇怪的是,每天晚上在40瓦燈泡的照射下,明星的意識尤其活躍,給他送飯進來的公婆,他竟然可以主動的叫爸媽了,對芹美的照料,也配合得主動起來。一次芹美轉身出去,明星一把拉住她,似懂非懂地呢喃了一句:“你是好人,我不叫你走。”但當再問他時,他又只是直直地盯著她。
   剛來陜南山區,芹美怎么也不適應這里的環境,加上每天要給明星洗臉洗腳、翻身擦背、清理大小便,晚上又要在40瓦的燈泡下給明星讀課文、教明星寫字和照顧孩子,稍閑一點,還要幫公婆到地里干活,24歲的楊芹美累得不成人形,好幾次站著站著就暈倒了。
   婆婆王舉英心疼的對她說:“孩子,你走吧,我兒子不能連累你一輩子啊!你對他這么好,他卻認不得你,還叫你滾。這是我兒子前世輩子修來的福,你走了,我還會把你當做女兒”。鄰居們也說:“翁明星找了個好媳婦,這是祖上積德,前世緣分啊!”但大家私下里卻很擔心,這么好的女子,能把這樣的丈夫照護多久呢?每當這個時候,芹美總會想起在云南戀愛時的美好時光,總會想起在40瓦燈泡照射下翁明星那難分難舍的情景。

共 13700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全文分五個部分完整地敘述一個妻子喚醒高位截癱又失憶的丈夫的事跡,寫他們相識相戀的過程,美好的生活剛剛開始,就遇到車禍,丈夫翁明星還認不出妻子楊芹美,楊芹美帶著丈夫回故鄉尋找記憶,建起“記憶房”,恢復部分記憶后又到縣城再建“記憶房”,其中的艱辛和個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最清楚,功夫不負有心人,楊芹美歷盡千辛萬苦,千方百計恢復了翁明星的記憶,始終不離不棄,用實際行動譜寫人間溫暖的贊歌,這中間受到很多人的幫助,地方政府關愛和資助,親朋好友各盡其力,幫助他們度難關,記憶恢復后的翁明星也積極向上,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結尾是一家人一起觀看2019年國慶大閱兵,為祖國慶生,祖國真好,生活真好!這是一曲暖心的贊歌,懂得感恩的人,感謝我們偉大的祖國。感謝賜稿暗香,問候作者,推薦閱讀。【編輯:阿陸】【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7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阿陸        2019-10-25 16:09:49
  感謝作者賜稿暗香,問好作者!期待佳作不斷!
2 樓        文友:易辭        2019-10-26 23:31:31
  問好老師,祝創作愉快,期待新續~~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3 樓        文友:易辭        2019-10-27 15:20:28
  祝賀老師,榮獲精品文,期待更多精彩~~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4 樓        文友:易辭        2019-10-27 15:23:17
  歡迎老師加入暗香文墨寫手交流群:376719392,問好老師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5 樓        文友:圈圈是句號        2019-10-28 16:15:52
  總感覺社會冷漠的已經沒有了真情,讀完此文,感覺心不是那么冰冷,人間自有真情在。
隨性而活,性如流水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大乐透开奖查询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