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影視戲曲 >> 【菊韻】老爸的緋聞(微電影劇本)

編輯推薦 【菊韻】老爸的緋聞(微電影劇本)


作者:劉銀科 布衣,101.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367發表時間:2019-09-26 19:47:05
摘要:通過對一場誤會的描寫,展示了一些社會問題。


   關中平原。傍晚。
   遠處,秦嶺若隱若現,籠罩在暮藹中;近處,樓房密布,嶙次櫛比。城市的燈火忽明忽滅。
   深秋。幾絲雨在飄。
   村落。一排排房舍。零星燈光和咳嗽聲。
   農家小院。朱漆大門。院中有一座大房,紅瓦,白磚,鋼化玻璃窗戶。房間門上垂著一條米黃色門簾。
   村頭走來一個男人,由遠及近,進了院子。臨進門,抬頭望了一下天。天空慢慢暗下來了。他皺了皺眉,推開大門。
   屋內。
   靠墻一張長沙發。沙發對面是一臺電視機,蹲在一張小方桌上。沙發旁邊約一米處有一張飯桌,半新。四把紅漆椅子。靠內是床,床上被子疊的很整齊。在燈光下顯得干凈明亮。屋子不大,但很緊湊。
   進門后,他望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女人,這是他的媳婦李慧。女人也轉目望向他,說“回來啦?”
   李慧四十多歲,白凈臉,細眉,烏發。態度和藹,聲音平緩。
   男人答“嗯!”
   電燈光下,他的眉頭緊蹙。額上的兩條直紋很明顯。粗眉,短發,方臉,眼神固執。
   他嗯了一聲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愣愣的盯著媳婦。李慧見狀,問“咋啦?兇兇的。”
   他嗨了一聲,瞪瞪眼,道“咋啦?你說咋啦?”稍停后說““出事啦!”
   “出啥事了?”媳婦問。
   “咱爸的事!”男人聲音很重,斜一斜眼。
   媳婦問“咱爸能有啥事?”
   他答“你說沒事?”
   “啥事呀?”媳婦抬頭。
   “哼!”男人搖搖腦袋,鼓一鼓腮幫子。
   李慧追問“哎!你說呀張偉!”
   男人忽又不說了,問“飯好了沒有?”
   媳婦笑笑“早好了!”
   “餓的很!”叫張偉的男人抬身。
   媳婦說“吃飯。”也起身。
   稀飯。涼拌菜。饅頭。一碟紅燒魚。
   張偉端起碗,一口魚刺塞在嘴里,卡住了,嘎嘎的咳。
   媳婦急道“你急啥?娃不在爸不在,媽走了,沒人和你搶!”把稀飯指指,“喝點!喝點飯沖……”
   張偉頭一仰,灌進一大口稀飯,咕嚕一聲后,他瞪了瞪眼,說“他娘的!想卡死老子!”做了個尷尬的笑容。
   李慧在細嚼慢咽,一小口一小口喝;挑起幾根涼菜,望望魚盤,示意丈夫吃。
   張偉把筷子伸到半道,又忽的停住了。他眨巴幾下眼睛“聽我給你說啊,爸,咱爸有新聞啦!”
   “哦?”媳婦停住,把目光對準他。
   張偉又嗨了一聲,似乎猶豫不決。媳婦催促“說嘛,啥新聞呀咱爸?”
   “那我說了。”張偉把一塊魚吞下后,道“你聽了不許亂講!”
   “行行!你說。”李慧裝出滿不在乎的模樣。
   張偉把碗放到桌子上,壓低嗓子對她說“咱爸找了個女人!”
   “什么?”李慧一愣。手中的筷子便停在了碗中。
   “真的,”張偉瞪瞪眼,正要再說,李慧接上道“不可能!”張偉接道“假的?……”還想說時,李慧又接上了“當然假的!……”
   張偉打斷她“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咱爸啥時找了個女人?”媳婦問張偉。張偉答“我也不知道呀!是王虎他媽王嬸兒給我講的,今下午路過王虎家時,王嬸說,嬸給你說個事……”
   “哦?……她呀?”媳婦沉呤“她咋知道……爸有這事?”
   張偉說“不只王嬸給我說,劉剛也說。劉剛!和我在一個班上的劉剛。你知道他呀……”
   “他咋說的?”媳婦問。
   “他講的和王嬸一樣,咱爸找了個女人,領家里了!”張偉答。
   “知道人不少哇!”李慧咂舌道“哪里到來這風呀?謠言吧?”
   “謠言?”張偉瞪瞪她“連二桿子劉剛也知道啦,還謠言呢!”
   李慧“哦!劉剛?他也曉得了?”
   “滿大街說呢!”張偉咧咧嘴“我下班剛走街道,他就攔住我,臭嘴張開大喊:偉偉!偉偉,我給你說個事說個事。你爸他找了個女人,給你找個媽……”
   張偉氣呼呼地瞪著李慧。
   李慧說“這個爛嘴!”
   張偉正要說什么,院外傳來一陣咣咣的敲門聲“偉偉!偉偉!你在家嗎,在家嗎?”一個女高音鉆進了屋。
   李慧轉身側耳細聽。
   張偉望望屋外。
   院子里黑糊糊的,如一塊黑布。
   這時大門已被推開,聽到了登登的走路聲。伴著一個尖尖的嗓音“吃飯來啦!有嬸兒的嗎?給嬸兒做了沒有哇?哈哈!把你倆嚇的!做啥好吃的哩?嘿嘿……”
   說著,一個婦女把門簾一掀,進了屋。
   李慧身子離開飯桌,笑著迎道“馬嬸來啦?快坐,快坐!”
   “吃啥好東西呢?也不給嬸兒留點,吝嗇……”朝飯桌上瞟。
   李慧半笑“吃油魚海參哩!咱農民能吃啥高檔的!”把她招呼到沙發上。
   張偉走到馬嬸前,點了點頭,自顧自坐下去。
   馬嬸問“娃娃呢?女兒沒在家?”
   李慧答“上班了,在單位吃住,不回來。”
   馬嬸快六十了,氣色不錯,只是滿頭華發,眼仁泛點黃但挺機靈,說話時總是隨著音頻上下轉動,如雞在找食時的神情。
   她不待坐定,話語便象剛提了點縫子的河閘,水嘩嘩的奔出來了。
   馬嬸把她那半邊華發捋一捋,骨碌骨碌看著李慧,欲言又止。她把張偉瞅瞅,故意做出一副為難的姿勢。最后,終于拉開了腔“偉偉呀,嬸兒今黑兒來,不是白來呀,是給你說個事呀!有個事非給你說說不行……嘿,嘿呀……”
   張偉似乎并不熱情,淡淡的說“說!馬嬸!”把眼角朝門外望去。
   李慧仔細瞧馬嬸,等她下文。
   馬嬸嘿嘿幾下,降了降音調,說“你倆聽見可不能亂講喲!我講給你倆也是為你倆好,為你們一家子好呀。嘿,你爸這人我知道我清楚,他不是那號人!我也相信不下去呀!他會做這事?不可能哇。你爸,今年說起來年令也還不大,比我才大多少呀?幾歲吧!可憐他沒守得住你媽呀,你媽走他前頭了前頭了。唉!嗨!”
   她停下,嘆息。
   張偉不吱聲。
   李慧附合“是啊,我媽走的太早了,扔下我爸一個……”
   “扔下你爸!”馬嬸忙接“扔下你爸不管啦。哎!”
   張偉從內屋出來,點燃了一支煙,吐出煙霧,去找電視遙控器。
   李慧斜斜張偉,把一杯茶水送到馬嬸手上。
   馬嬸說“這個話只咱三個知道就行啦,可不準給別人講哇,行不行?”見李慧點頭后,她繼續說“你爸才六十出頭,也別怪他喲。”
   不等李慧答言,張偉道“啥事你快講!怪什么怪?怪他干嘛?哼!……”陰沉著臉陰沉著腔,一副明顯不高興。頭上的豎紋更深。
   馬嬸一怔,旋即鎮靜,嘿嘿道“也沒多大事,……那不算事,你爸他是好個好人,找個人也應該,應該……嘿嘿,嘿,不過,不過早了點,早……”
   “找啥人?”張偉瞪眼。
   馬嬸尖嗓子突然高了“啥人?嗨呀你這娃!偉偉!你爸找了個女人!”
   “在哪里?”張偉悶聲問。緊盯著她。
   李慧有點緊張的瞅瞅馬嬸,又瞪瞪張偉,示意他別發怒。
   張偉狠狠吸進一口煙,白白李慧,仍盯著馬嬸。
   馬嬸的緊張稍縱即逝。她一眼一板地對張偉說著,不時回顧一下李慧。
   “……聽著,你爸屋里有個女人!那天我去你爸屋里借耙子,對啦,是這時候吧?不,比這時間還晚一點兒。我家耙子壞啦,我就去找你爸。嘿,也巧了,剛進到堂屋,還沒進房,我聽到里邊有說話的!啊喲,我還以為是鄰居呢。我就聽,這一聽才知道不是鄰居,是你爸他,你爸他有人啦!”
   她咂咂嘴巴,摸摸衣角,看看張偉與李慧,續道“你聽你爸說啥啦?他說,……來!你躺這兒,我躺你跟前,咱倆睡……我愛你,愛你想你,枕頭在這里給你擺好啦……不是女人是啥?女人嘛!男人找女人很正常嘛偉偉呀,你爸……”
   張偉臉拉得越來越長,眉毛擰在一起。但他沒發作。只是大口大口抽悶煙。
   李慧把茶水往馬嬸手邊挪挪,說“這事……馬嬸!這事先別忙,真的假的我們再看……”
   “假不了!我親眼見的能假?”馬嬸尖尖的說。
   李慧想想,低聲問“你瞧見人了嗎?女人……?”
   馬嬸乜斜眼仁,不悅的說“那還用見人?嘿呀!你這瓜娃,這不禿子頭上的蚤,明擺著嘛!”
   “你就為這事,專門來的?”張偉皺了皺眉頭,問馬嬸。
   李慧也頷頷首,望她。
   馬嬸有點窘,但解釋很巧妙。她說“哪里呀!嬸是過路!順便來,順便來給你說說。有啥喲!啥也沒有,偉偉呀你可不能生嬸子氣喲,你生氣就是小氣啦,哈!嘿……”
   李慧說“不生氣!生啥氣哇嬸子?你就放心回吧。我倆看看,這是小事,不要緊的……”
  
  
  
   核查
  
  
   屋內。電燈明亮。
   屋外,幾聲狗吠。
   沙發上,張偉斜靠,臉色愈暗。眼盯天花板,兩手扣在腦后。
   李慧在張偉身旁,若有所思。
   稍頃,李慧問張偉“哎!你的那條咱爸找了個女人,是從哪兒得來的?”
   張偉扭扭頭,手還扣著腦袋。答“王虎他媽!王嬸呀,不是剛才告訴你了嘛!”
   “呃!呃!王嬸!”李慧醒悟似的,咧咧嘴道“王嬸倒是個實在人……”停頓一下,接道“王嬸她是個老實人呀,她不會說謊。馬嬸靠不住!見風就是雨,不信她的!”
   張偉鼓鼓腮“誰說不是啊?誰信她?哼!可這是王嬸告訴我的哇!”
   “可是張偉,”李慧說“你聽王嬸咋說的?講講我聽聽。”
   張偉伸伸懶腰,把手從腦后取下,瞥一眼媳婦,不耐煩地說“你就不用打破砂鍋探到底了!咋講的?還用問?哼,一個話!一個模子!”
   “完全一樣?”李慧把幾絡頭發理順。
   “一樣一樣!”張偉煩躁地說“一個腔!都說我爸和女人說我愛你想你睡,睡……”下巴鼓鼓。
   李慧不吱聲了。
   屋外,幾聲狗吠隱隱傳來。
   待張偉要找第二支煙時,李慧按住了他,說“走!咱找王嬸問問情況去。”
   “什么?找王嬸?”張偉不解,迷惑的看她。
   李慧說“是的,找王嬸去。這大的事兒,你想想咱能輕易相信嗎?你想想,咱媽才走幾天?,咱爸這么快就找女人,這不叫人傷心嗎?他不是做下沒良心的事了嗎?啊?他,咱爸!我想他不是那種人呀!你還不了解咱爸?你也敢相信這是真?”
   張偉瞪著眼,口里出氣顯然粗了,他附合“誰說不是!我也這想法,咱爸咋也不會做那事,媽才走幾天嘛……把我也氣的不輕……”
   “走!問問王嬸就清楚了。”李慧說。“王嬸是咱村有名的老實人,老實疙瘩,她不會說假活。”
   張偉去摸煙,找來打火機,揣進兜里。隨媳婦出了門。
   天全黑了,一片模糊的村影,慢慢搖過。
   幾聲狗吠,孩童的啼聲。
   遠處,秦嶺隱沒在暗夜中,如沉睡的長龍。
   近處,房舍層層,半明半暗。
   李慧在前,張偉隨后,朝村東走去。
   王嬸家到了。
   剛敲了兩下門,院內的狗汪汪的叫起來,嚇了倆人一跳。李慧不由往后退了幾步,張偉雖沒退卻也不敢再敲。
   “這家伙!討厭!”張偉罵了一句。
   狗吠引出了王嬸的兒子,他來開了門,把他倆領進了母親房間,然后回了自己屋。
   “王嬸!你在看電視哇!”
   慈眉善目的王嬸,六十開外,有幾顆牙已掉。白發半復。她正坐在電視機前,笑咪咪的盯著電視樂。
   見倆人進來,王嬸連忙起來讓座。并
   要去找杯子,給他倆倒開水。
   李慧說“不用不用!王嬸你別客氣,都是自己人!”攔住了她。
   說起張偉爸找了個女人的事,王嬸正要開口,她后院的狗突然又叫了起來。
   王嬸往后院瞧瞧,高聲叫罵了幾句,狗便又寂然了。
   王嬸說“……這是真的!那天快黑了,我從你家門前過,聽見你爸在門內和一個人說話。我還以為是你偉偉哩。可他說的話又不象是給你說。嗯,我就起了點疑……”
   “咋說的?”李慧問。
   張偉接道“就是你今下午你給我講過的那些嗎話?”
   “是哇!”王嬸用力睜一睜有點昏花的眼“就是那樣講的。”
   “是不是這樣說的……說我愛你想你快睡咱倆睡……?”李慧緊接上,去重復丈夫給她說過的那段原始話。
   王嬸摸了摸頭,習慣性的又捋一捋衣角的皺褶,點頭,說張偉爸就是這樣講的,一句沒錯。
   李慧還想問,張偉嘆一口氣,說“行啦!別問了,還不明白嗎?”
   這時,狗又哼叫了幾聲。
   他倆離開了王嬸家。
   回到家中。
   張偉沉著臉,雙眉緊鎖。
   李慧收拾了一下飯桌,解下圍裙。從保溫瓶里倒了兩杯水,一杯遞給張偉,一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幾上。
   兩人都沒說話。
   一先一后喝水。張偉還想抽煙,李慧說“別抽了!歇歇吧。”
   張偉蹙眉,說“這就怪了!咱爸咋會這急?媽前腳走他后腳就找。哼,啥事嘛!”
   李慧說“也許他太孤單……”
   “也不能這樣呀!”張偉接道“孤單?孤單來咱這兒住呀!”
   “你那脾氣,爸怕受不了。”李慧瞟膘他。
   “都一樣。”張偉往沙發上一仰“他脾氣也好不到那里去。你沒瞧見?這一陣咱爸說話多倔的。哼!”
   李慧道“爸心情不好。媽剛走。”

共 10312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關中平原的李偉一家人生活,突然被一個消息打亂。有人紛紛告訴他夫妻二人老爸找了個女人了?面對一切他二人將信將疑。無風不起浪,事被眾人說的有鼻子有眼。張偉心中那個憋氣。夫妻二人悄悄潛進父親的家,聽到的卻是父親的喃喃自語,他想念逝去的愛人,內心的壓抑讓他淚流滿面。明白了所有,張偉夫妻也止不住傷心。不再埋怨老父親。別再以訛傳訛,許多事情聽到看到往往與真像不同,多關心家人才會和諧共處。推薦欣賞【編輯楓魂帝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雨        2019-09-26 20:28:43
  老爸有了發生緋聞,做兒女的該咋辦?且讀劇本,一切都在不言中……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2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09-26 20:49:41
  謝謝編輯老師!謝謝葉社長!
3 樓        文友:黃金山        2019-09-26 21:22:07
  劇情來自生活,很有情節,好
4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09-26 21:53:03
  謝謝黃老師點評!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大乐透开奖查询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