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逆行者(微電影劇本)

編輯推薦 【曉荷】逆行者(微電影劇本)


作者:煙云墨雨飛 進士,9853.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53發表時間:2019-09-07 19:31:24


   【故事梗概】王子華是某森林武警大隊支隊長,在一次救援任務快要結束的時候,為了救戰友,腿部被砸傷,送進了醫院,養傷期間,才得以與家人團聚。等腿傷好了八九成的時候,他就強烈要求出院。醫生說,再觀察三天。母親與妻子也不同意他提前出院。王子華拗不過他們,只好耐著性子等。第二天,妻子上班去,女兒也上幼兒園了,母親去找醫生,詢問他的傷情。這時候,電視開始播放剛剛發生的險情,西山林場發生重大火災,現場濃煙滾滾。王子華二話沒說,脫了病號服,換上軍裝,快速離開了醫院。大火撲了三天三夜,終于控制了。然而,有一處竟然死灰復燃,借助突然刮起的大風,迅速燃燒起來。王子華和戰友們再一次沖進火海,又歷經十幾個小時的奮戰,終于把大火撲滅。正在東倒西歪,累得一塌糊涂休息的時候,省電視臺記者來采訪了……
  
   【主要演員】
  
   王子華:男,三十九歲,某森林武警大隊支隊長。
   柳舒婉:女,六十八歲,退休教師,王子華的母親。
   楚飛羽:女,三十六歲,某公司財務總監,王子華之妻。
   米小虎:男,二十二歲,某森林武警大隊戰士。
  
   【次要演員】
  
   王小萌:六歲,王子華與楚飛羽之女。
   白玉堂:男,二十一歲,某森警大隊戰士。
   戰士甲:男,二十五歲,米小虎下鋪戰友。
   戰士乙:男,二十六歲,白玉堂上鋪戰友。
   女記者:女,三十二歲,省電視臺記者。
   攝像師:男,四十三歲,省電視臺攝像師。
   副隊長:某森林武警大隊副支隊長,王子華搭檔。
   出租車司機:男,四十六歲。
   修車師傅:男,四十五歲。
   眾戰士若干……
  
  
   【第一場】夏日外高云石森林
  
   (現場濃煙滾滾,王子華帶領戰士們正在滅火收尾,火勢漸漸熄滅)
  
   王子華:(黝黑的臉)仔細檢查一下,然后大家撤離。
   米小虎:(同樣黝黑的臉)報告隊長,東西檢查完畢,半點火星都沒有了。
   白玉堂:(跑過來,抹了一把花臉)報告隊長,南北檢查完畢,沒有火星了。
   王子華:好,集合!
   (戰士們迅速排好隊伍)
   王子華:現在清點人數,報數!
   米小虎:一。
   白玉堂:二。
   戰士甲:三。
   (四、五、六……戰士們大聲報著數)
   (此時,誰也沒注意到,米小虎身旁不遠處,一棵燒焦的樹正在緩緩撕裂)
   王子華:向右轉!齊步走……(猛然發現了危險,大聲疾呼,并迅速撲了上去)大家散開……小虎,危險……
   (米小虎一怔間,還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就被王子華壓在了身子下面,與此同時,枯樹轟然而倒,砸在了王子華的腿上)
   (隊長……戰士們大聲呼喚,畫面倏暗)
  
   【第二場】日內市人民醫院
  
   (1021病房,靠窗那個位置,王子華的腿上纏著繃帶,半躺伴臥正在看書)
   (走廊,柳舒婉帶著孫女小萌急匆匆走來)
  
   柳舒婉:(推開房門,滿臉焦急)兒子,怎么樣了?腿傷要不要緊?
   王子華:(微笑)媽,沒事的,您別擔心。
   王小萌:爸爸……
   王子華:(高興的)哎——閨女,來來,吃個蘋果吧。
   王小萌:(咬了一口蘋果,輕輕摸著爸爸受傷的腿)爸爸,疼嗎?
   王子華:(搖頭)不疼。(風趣的)爸爸呀,就是被一棵枯樹給咬了那么一下。
   柳舒婉:不疼才怪呢——你這孩子,總是不注意安全。自打你當了森警啊,受傷是家常便飯。
   王子華:媽,真的不嚴重。
   柳舒婉:(頗不滿意的嗔怪)你呀,以后長點心吧,可別老讓媽擔心了。
   王小萌:(突然對著門口)媽媽。(高興的來牽媽媽的手)
   楚飛羽:(不知何時來了,她牽著女兒的手,來到床邊,心疼的)子華,沒什么事吧?我剛開了會,得到消息就立馬趕來了,心里一直撲騰,跳個不停呢。
   王子華:飛羽,我沒事,就是一點小傷。
   楚飛羽:沒事就好,嚇死我了。
   柳舒婉:飛羽,這工作太危險了,要不然把子華調你公司去吧?
   楚飛羽:媽,這怎么行?子華喜歡干森警,咱們要尊重他的選擇,更要支持他啊。再說了,這工作總得有人做啊,要不然誰來保護國家人民財產安全?
   柳舒婉:(嘆了一口氣)唉!理是這么個理,媽的身體不爭氣,時好時壞的,萌兒又小,子華天天不著家,只是苦了你,飛羽。
   楚飛羽:(笑笑)媽,我不苦,我喜歡當警嫂。
   王子華:(拍拍妻子的手)飛羽,謝謝你的理解。
   楚飛羽:(微笑)好好養傷(站起身來對柳舒婉)媽,您在這兒陪著子華,我先回去做飯,然后給你們帶來。
   柳舒婉:(點頭)嗯嗯,你去吧。
   王子華:慢點開車昂。
   楚飛羽:嗯,知道了。(說完,走了出去)
   柳舒婉:(望著楚飛羽背影)多好的孩子啊(回頭對兒子)偏偏看上你這個傻小子。
   王子華:(傻笑)媽,人家就是看上您兒子的傻了。
   王小萌:奶奶,爸爸不是傻小子,爸爸是萌萌的爸爸。
   (一句話逗笑了王子華和柳舒婉)
  
   【第三場】初秋日內市人民醫院
  
   (楚飛羽上班去了,順路把萌萌送幼兒園,母親去找醫生詢問兒子康復情況,王子華看手機微信上的內容,以下屏幕上顯示的是手機微信內容)
  
   王子華:現在隊里情況咋樣?
   米小虎:放心吧,隊長,每天副隊長都帶著我們出操訓練,巡邏。
   王子華:沒偷懶吧?
   米小虎:戰友們都很認真,哪有偷懶的人啊。
   王子華:我本來想上個星期出院,醫生不允許,非說要觀察幾天。
   米小虎:隊長,別著急出院啊,聽醫生的,再觀察幾天。
   王子華:不聽不行啊,又不讓走。
   米小虎:隊長,我們還想去看你。
   王子華:別來了,那么遠,來一次不容易。我這不是很快就出院了嘛。
   米小虎:嗯,那好吧——隊長,我要去訓練了,再見!
   王子華:好,去吧!
   (王子華放下手機,抬頭看見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他閉上眼睛準備休息一下,突然,一個男播音員聲音傳進耳內:剛剛傳來的消息,西山林場發生重大火災……王子華猛地一下睜開眼睛,正看到屏幕上的畫面,西山林場濃煙滾滾)
   (王子華快速換好衣服,將大檐帽拉低,順利的走過醫護前臺)
   (王子華出了醫院大門,揚手招了一輛出租車,車子如飛駛去)
  
   【第四場】日外公路上
  
   (戰士們精神抖擻)
   (救援車輛依次行駛在公路上)
   白玉堂:用不用通知王隊長啊?
   米小虎:沒聽副隊長說嘛,不告訴王隊,讓他好好養傷。
   白玉堂:王隊不去,我的心里好像沒底啊?
   戰士甲:(打趣他)你是個錦毛鼠,怕什么嘛?
   米小虎:(隨聲附和)就是啊,錦毛鼠天不怕地不怕,都敢和御貓決戰呢。
   白玉堂:去去,又拿我的名字調侃我。
   (戰士們哄堂大笑)
  
   (載著王子華的出租車好巧不巧就在一個修理部前面爆胎了,王子華急得,摘下大檐帽,直抓頭發,忽然看見修理部旁邊有一臺越野摩托車,頓時眼前一亮)
   王子華:(把證件一亮,又把錢包給修理師傅)師傅,你好!這是我的證件,把錢拿出兩張給那個出租車師傅,剩下的押在你這兒,我租用一下摩托車。
   修車師傅:(豪爽的把車鑰匙給他)不用押金,摩托車隨便用。
   王子華:那怎么行?我可不想犯錯誤。(接過鑰匙,把錢塞進對方工裝口袋里,快速啟動車子)
   修車師傅:(望著王子華遠去的背影,點頭自言自語)這才是真正的軍人。
   出租車司機:我說咋這么眼熟呢,才想起來,他就是上個月報道的那個烈火英雄。
  
   【第五場】日內市人民醫院
  
   (柳舒婉走進病房,正遇上剛到的楚飛羽,他們同時發現床上沒人)
  
   楚飛羽:媽,子華去哪兒了?
   柳舒婉:不知道呀,是不是上衛生間了?
   楚飛羽:衛生間沒有啊,您看,門還開著呢。
   柳舒婉:或許是去樓下花園溜達去了,咱們去找找。
   楚飛羽:(突然發現裝衣服的包,拉鎖是拉開的,走近檢查,發現軍裝不見了)媽,不用找了,您看看,子華的軍裝不見了,他一準是回森警駐地了。
   柳舒婉:這孩子,是真不聽話,不是說明天才出院嘛,一天都等不了了。
   楚飛羽:媽,反正他也沒什么大事了,咱收拾一下,辦理一下出院手續回家吧。
   柳舒婉:等等,你問一下領導,看看子華是不是真的歸隊了?
   楚飛羽:也好(打開微信在森警支隊群里問話)。
   (以下為手機微信群特寫)
   楚飛羽:請問政委,王子華今日是否歸隊了?
   政委:是啊,剛歸隊不久,出任務去了,有什么事兒需要幫忙的話,跟我說,我派人去。
   楚飛羽:沒事,沒事,我就是證實一下,看他是不是歸隊了。謝謝政委。
   柳舒婉:怎么樣?
   楚飛羽:媽,您放心吧,是歸隊了。
   柳舒婉:我要和他說話,想囑咐他幾句,讓他注意身體。
   楚飛羽:媽,剛才政委說,子華出任務去了,不在營地,等他回來吧。
   (電視又在播放市里報道的西山林場著火視頻,還有戰士們整裝待發的鏡頭。柳舒婉和楚飛羽怔怔看著,心里沒來由撲騰起來)
   柳舒婉:(指著電視鏡頭)這是子華那個支隊,你看,子華在那兒,對了還有,那小伙子我認識,叫什么來著?
   楚飛羽:那是米小虎……看,這是白玉堂……
   柳舒婉:對對,米小虎,長得虎頭虎腦的。
   楚飛羽:媽,咱回家看吧。
   柳舒婉:嗯嗯,回家看。
  
   【第六場】日外西山林場火光沖天
  
   (戰士們下車,整理好滅火工具,準備向火場進發)
   (王子華恰好此時趕到)
  
   米小虎:(偶一轉頭看見王子華,頗感意外)隊長?
   白玉堂:(聞言,也回頭,又驚又喜)隊長來啦。
   王子華:都準備了好了?
   (戰士們齊聲回答,準備好了)
   副隊長:王隊,你怎么來了?
   王子華:(麻利的穿著防護服)有任務怎么能少了我?
   副隊長:(輕嗔)你的傷還沒完全好,快點回醫院去。
   王子華:好了,打算明天就出院呢——快出發吧,火勢越來越猛了。
   副隊長:(無奈搖搖頭)唉!(入列)
   王子華:(大手一揮)出發!
   (橙色制服在濃煙中時隱時現)
  
   【第七場】三日后日外西山林場
  
   畫外音:戰士們奮戰三天三夜,終于控制了大火蔓延。
   (戰士們席地而坐,喝水吃東西)
   王子華:(對副隊長)你讓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我再去檢查檢查。
   副隊長:我去吧?
   王子華:不用,還是我去吧,你剛才崴了腳,趕緊休息。
   (王子華巡視著,仔細檢查著灰燼,突然,他發現不遠處似乎有火星,正要前去查看,突然來了一陣大風,那火星猛地借助風的力量,竟然噼噼啵啵燃燒起來)
   王子華:(大聲疾呼)快來人!有火情!
   (副隊長和戰士們都聽見了,大家丟掉手中的水和食物,操起滅火器就沖過來)
   (戰士們齊心協力,奮戰十幾個小時,最終把火撲滅)
   (接下來的場景是,戰士們疲憊不堪,都脫了靴子,東倒西歪的,仿佛一灘泥)
   (山腳下,一臺車子停在不遠處,女記者和攝像師下了車)
   米小虎:(第一個看見了,用手一指)你們快看啊,省電視臺的記者來了。
   白玉堂:(聞言,仔細望去)啊,真的是省電視臺的。
   戰士甲:(趕緊用礦潛水洗臉)趕緊洗洗臉,要不然上電視多難看啊。
   米小虎:哎呦,可別洗了,越洗臉越花花,像個花臉貓。
   戰士甲:總比不洗還是強吧。
   戰士乙:(用水梳理著頭發)我要帥帥的。
   白玉堂:別弄了,頭發就這么支棱著,挺帥挺有個性的。
   王子華:(打趣)咱們這叫原汁原味。
   副隊長:嗯,原汁原味的帥。
   (眾人哈哈大笑)
   (這功夫,女記者和攝像師走過來)
   女記者:大家好。
   戰士們:記者同志好。
   (女記者拿著話筒,采訪戰士們)
   (攝像師趕緊拍攝,鏡頭下一雙雙堪比老人的腳,訴說著無數次搶險的故事)
   (攝像師又把鏡頭對準那一張張除了牙是白的,其余都是黑色的臉)
   王子華:(看見伸過來的鏡頭,突然用手擋著)別、別拍我……
   米小虎:(也同樣捂著臉)也別拍我啊。
   女記者:(疑惑的問王子華)為什么呀?
   王子華:(嘿嘿一笑)怕我媽和媳婦看見。
   女記者:(問米小虎)那你又是為什么?
   米小虎:不讓我爸媽看見。
   (中特寫:女記者和攝像師心疼的臉)
   (彼時,音樂起,屏幕閃現一次次沖向火海的身影)
   畫外音:看,這些最美的逆行身影,就是我們最可愛的戰士們,他們用青春熱血以及生命,保衛著祖國人民財產安全。親愛的朋友們,請千萬記住,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一直都是有人為我們負重而行……

共 4457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一段非常感人故事。森林火警某分隊隊長王子華,不顧個人安危,以身作則,帶領戰士們用生命保衛祖國的財產。故事梗概好像并不見得多有新意,但作者用平實的文筆,站在獨特的視角,從正面和側面讓我們感受到了烈火英雄們的真實生活。這里有紅亮的愛國之心,有拳拳的母子之情,有溫馨的夫妻之愛,有濃濃的戰友之誼。文里描寫的戰士們得知有記者來采訪的那一段慌亂的場景尤其感人,戰士們可親可愛可敬的形象力透紙背。感謝作者的分享。【編輯:至簡至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至簡至愛        2019-09-07 19:33:56
  感謝老師賜稿曉荷,預祝老師及全家中秋快樂!
2 樓        文友:聆雨        2019-09-08 06:38:00
  劇本寫的很好,提前祝老師中秋節快樂!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大乐透开奖查询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