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浪花詩語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父親的味道(外二篇)

精品 【浪花】父親的味道(外二篇)


作者:滿山紅葉 探花,14432.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82發表時間:2019-04-15 10:05:48


   一、父親的味道
  
   父親說,我離不開泥土的咸味。
   很多年以來,父親在飯桌上總喜歡說這句話,他呷一口米酒,滋吧滋吧嘴,好像牙齒咀嚼的是那捧他離不開的泥土。父親的身上都是泥土的鹽堿味,坦白地說,我不喜歡父親的泥土味,甚至討厭靠近父親。在日子喝口水也結冰的饑荒歲月,我不止一次的設計過,走出那片厚重的土地,我不肯像父親一樣。天還蒙蒙亮,雞鳴三兩聲,就披衣下地,踩一地的曙光,墾荒,為了多收獲一些谷物,父親不停地掄著镢頭,開出一塊塊田地。翻整,撿出雜草石塊,犁好的地,像祖母的木梳子,規規矩矩,方方正正。
   父親每每墾出一片地,就吩咐我去小賣部打一斤酒,母親上灶,炒幾個田園小菜。他像一個凱旋歸來的將軍,計劃著在新開的地上,種經濟作物,不僅有馬鈴薯,西紅柿,茄子,還要有糜子和甜高粱。
   父親說,土地結出的果實是最綠色環保的,那些年,當叔嬸大娘家置辦了噴霧器,給土地噴施農藥時,父親依舊堅持,人工處理雜草。
   他不許土地被化學物質熏染,不讓土地有一絲一毫的傷害。當鄉親們噴灑完鋤草劑,站在村口白楊樹底,聊天的時候,父親頂著驕陽,裸露著古銅色的脊背,正一鋤一鋤,彎著四十五度的腰,耪草。人們取笑父親,放著柴油機不用,身體遭罪。圖啥?父親微笑著說,就圖土地不被污染,長一些純綠色的蔬菜,家人吃得舒服,泥土也不會遭罪。
   我多么渴望走出這片空曠的土地,我知道除了發奮讀書,考上大學,就沒有別的離開土地的法子,離開父親汗味的人生。
   可土地一次次用它豐腴的果實喂養了我,小學六年級時,我很想擁有同桌芳芳一身漂亮的牛仔褲,穿著藍色牛仔褲的芳芳,在班里備受關注,她像明星一樣活在人們的視線中,而我穿著母親縫制的粗布衣衫,坐在芳芳一邊是如此土氣。在芳芳帶動下,好幾個女生都穿著一套牛仔衣褲在校園開出一朵朵藍花花。
   我回到家,給母親要牛仔衣褲,母親將鍋底刮得卡吧卡吧響,"你爹土里刨食供你倆讀書,哪有錢買恁貴的衣服。"
   我眼淚汪汪,不吃晚飯。夜里,家中的木板門被輕輕抬開,父親從地里回來,聽母親說了此事,沒吱聲。
   第二天下課的時候,我在操場上遛跶,聽到有人喊我,回頭一看,父親穿著褪了色的中山裝,腳上的農田鞋還貼著一層干巴的泥土,右手拎著一只塑料袋子,站在我面前,笑呵呵的說,丫頭,我一大早趕集口,賣了頭幾天摳的藥材,吶,這錢拿著,趁空去買你稀罕的衣裳吧,我大老粗,不會挑,路上注意安全啊……
   父親塞在我手里的錢,一角的,五角的,一元的,一張張散發著濃濃的父親的味道,土地的味道。
   高考落榜,父親勸我再復讀一年,再苦再累,有土地在,有父親在。就有讀書的錢。父親咬著牙站著的堅持,在那一刻,像一片土地,在我腳下蔓延瘋長。
   后來,我住進了城市。夜晚,再也找不到鄉村的那一綹月光,在各種香水充斥的空氣里,我突然緬懷生長在老家大地上的父親的味道,土地的味道。
   我頓然發現,我的每一步成長之路,無不是父親和土地,以他們寬廣的胸懷,扶著我走到今天,我一直是踩著土地和父親的肩膀,去了遠方。
   現在,父親仍然守著幾畝土地,春華秋實,拒絕進城。
   每次回去探望二老,我緊挨著老父親,聞聞他身上的汗味,土地的味道,似乎又行走在舊時光的大地上。
   貂皮,羊絨,再貴重的衣著也掩埋不了,我們源自骨子里的泥土味兒,那是父親種給兒女的樸實,善良。
  
   二、春天最美的音樂
  
   女人,春天最美的音樂。純凈的如山間淙淙流淌的泉水。熱烈的像堤壩上苒苒拔節的嫩芽。沉靜的似一彎新月,女人,用手指撥弄著日子的五線譜,讓每一個時間都彈奏著蓬勃向上的旋律。
   女人如一道逶迤著村莊的河,在春天的一聲聲鳥鳴中,不卑不亢的以溫柔之汁,澆灌著大地上的植物。
   這個時候,二娘的小腳也蘇醒了。她踩著小心翼翼的步伐,將鄉野的小徑擰成一曲枯藤老樹昏鴉,夕陽西下,兒女卻在天涯。
   一場細雨撲進竹籬茅舍,女人打開一扇窗,迎接屋檐下的紫燕,把枯燥了一冬的心情綻出一朵薔薇花。
   沙沙沙的雨聲,滴落在院子扣著的鐵桶上,女人一邊織著毛衣毛褲,一邊聆聽,雨最好的年華。
   雨繼續穿針引線,給風兒,草兒,樹木,飛禽走獸編制詩與遠方。
   女人是春天的一幅圖畫,不張狂,輕浮,為村莊和萬物生靈,活成一本書。
   每一個經過女人的造訪者,必能聞到花的香氣,季節的芬芳。愛與美的滋潤,音樂一般的質感。趟過女人河的漢子,醇酒一樣的堅韌,性子如一株沙棗樹。
   女人,春天里最深邃奔放的音樂。沿著女人的一笑一顰,流浪已久的游子也會找到故鄉。
   她們活躍在社會的各個層次,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煙火,就有鋪往家的軌道,就有幸福的天堂。
   女人懂得醞釀生活的一杯米酒,讓光陰散發著稻谷的味道,忙碌的背影像一柄犁鏵,深深的扎進泥壤,耕耘著春華秋實的綿長。
   女人,春天的一首抒情詩。在蒼茫的田地里彎一彎腰,埋下一粒粒希望的種子。微風細雨咀嚼過的犄角旮旯,都有一枝枝綠色的信使,把生命無限的伸展與極致的癲狂。
   石頭也開花的時節,女人一笑一顰都是唐詩宋詞的枝丫。每一個枝蔓承載著村莊和人們的夢想,即使匍匐前行,也要把最驚艷的人生奉獻給世界。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詩人的胸懷,在春天的女人身上,表現的如此貼切。女人就著月色寫詩,一筆一劃,一個標點符號,有瑩瑩的淚光,有對另一半熾熱的渴望。春天里的女人,自己就是一首詩。或激情澎湃,如一團燃燒的篝火。或靜謐若炊煙,仰著頭追逐向日葵般的太陽。或溫文爾雅,與矮墻上的牽牛花一模一樣,對著廣袤的藍天,喜悅的梳妝。
   女人無論在哪個職業,以她獨有的氣質和魅力,撐起社會的一片天。
   其實,女人是四季的輪回。少女時,嬌羞如含苞待放的玫瑰。寫一封情書,讀了又讀,藏在兜里,見到他,又縮回了眸子。最后,還是沒有發出這封愛的表達。朦朦朧朧,一份相思的惆悵揣在心底,愁了一地的月光。
   女人做了新娘,芍藥花就扭扭捏捏開了。這時候的女人,不乏高雅端莊,蕩氣回腸。將一個家進行了天長地久的延續,煙火中的女人,最富有迷人的磁場。她是男人和孩子的飯碗,直接把谷物與春天種在家庭成員的味蕾里,女人是家,也是靈魂安放的港。男人該好好珍惜身邊的這本書,這首詩,這幅畫。你選擇了女人,就有義務把她捧在手心里,一絲不茍的呵護,用一生的時間去做女人結實的肩膀。男人只有讀好她,讀透她,家才能山高水長,社會才能和諧穩定,生活才可以發出耀眼的光芒。
   女人,春天里最美的音樂。每一個音符都是一種力量,愛護你的女人吧,她們是這塵世最暖心的廣場。只要走進這處廣場,世界的每一處角落必有花的馨香。
  
   三、母愛的山水
  
   在我印象中,母親和村莊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雞鴨鵝狗,土地和谷物是親密無間的朋友。母親坐在時光的手掌中,一邊納鞋底,一邊與杏樹上的喜鵲說話。
   母親不言茍笑,從不串閑門子。春天里,楊柳吐綠,母親就讓儲存了一冬的土豆,睡在陽臺上發芽。隔三差五的再給土豆翻身,這些土豆生長著一家人的希望,母親怕它寂寞,常常對著土豆,唱一首歌。土豆,在很多年里,蓊郁著我們一年四季的飯碗。土豆經過母親的手,被落入泥壤,開出素白紫色的花,土豆在犁鏵與雨水的撫摸中,結著一枚枚正能量的果實。
   屋檐下多了燕子一家,它們一公一母,早晨飛出去覓食,有時候,看到燕子嘴里銜著一星草兒,或者是一只蟲子。互相給對方梳理羽毛,廚房就挨著燕子的巢穴。
   母親在生火做飯時,總習慣同燕子嘮幾句,不管他們是否聽懂。
   有一天,我從外面玩累了回來找吃的,母親一臉驚喜的告訴我,燕子生孩子了,不知道生了幾個寶寶。
   飯口上,母親再三叮囑我們姐弟,不許碰燕子一家,放學了,到菜園捉青蟲給燕子吃。
   小孩子好奇心重,大人越不讓動的東西,就越要探個究竟。趁著父母下田干活,我搬來三大大家的木梯子,爬上去,泥巴筑的鳥巢,四只紅乎乎的小肉球,以為我是她母親,嘰嘰嘰的張著嘴討吃的,我伸手抓起一只,柔軟的燕崽子,愛不釋手,放在手心里任它蠕動,叫喚。弟弟說,我也要看看。我唯恐被母親發現,趕緊將燕崽子往巢里擱,誰曉得一撒手,那團肉球兒,啪嗒落地上,摔個稀碎。
   我虎了吧唧爬下來,勒令弟弟,不興跟母親打小報告,不然,上學不帶他。弟弟點點頭,一定守口如瓶,還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變。
   晚上,就東窗事發。弟弟在母親那告了我一狀,我被母親揍了好幾鞋底子,還罰我那黑不吃飯。
   半夜,我餓得肚子咕咕叫,下地摸黑到廚房找吃的,卻發現母親點著一根蠟燭,踩著家里的長條凳子,給燕子巢里塞玉米碴子。
   夜晚,燕子居然不飛。安靜的趴在里面。母親說,別怕,我也是做娘的,明白你的心,你心疼孩子是吧?我教訓不聽話的閨女了,以后,他們不敢了,你們一家安心住著。啊?
   我后悔自己的魯莽,讓燕子媽媽失去了一個兒女。也被母親的善良感動。那之后,燕子和它的巢,我再也不曾動過。
   春暖花開的時節,捉了蟲子,撿到螞蟻蛋,我交給母親,她會在陽光明媚的午后,踩著凳子,為燕子全家送一頓美餐。
   后來,老房子前,筑了三個燕窩。春天燕子從南方回來,進行一場花事般的愛情馬拉松,生完孩子,就依著歲月的常青樹,慢慢長大,訓練小燕子向著廣袤的藍天飛翔,一步步的跌倒站起來,再接著試飛,直到有那么一朝,飛出了老巢,飛離了燕子媽媽的視線。年復一年,櫻花再芬芳時,落在屋檐下的燕子,還是去年的那只嗎?
   我讀初中時,學校距離村子有十里地,我住校,周末回家拿下一周的伙食費。母親就又扎在她的菜園子忙碌。
   修剪葉子,剔除多余的枝條,趕走偷嘴的倉鼠,蔬菜和水果們每一天都能偎著母親說上一會兒話。
   母親說著說著,就把日子說遠了,說白了一頭的青絲,母親儼然成了一種歲月。
   當我們一個個沿著母親的絮叨,去了遠方。母親只能守著老屋這幢空巢,一天天的在她的青椒,黃瓜,時令蔬菜的變換中,期待著那一聲汽笛,砸開濃重的孤獨,讓碗里多一絲煙火,老巢就迎來了一夕的月滿。
   母親的生日那天,她以為孩子會像往年一樣,開車回來慶賀一下,母親按照兒女的胃口,從日頭剛爬出山坳,就開始殺雞煲湯,做好了飯菜,等他們回來,卻被兒子的兩個字:開會!將所有的牽掛咽下。
   親知道孩子們在外打拼不容易,不肯打擾他們,盡管每一個晚上,她候在電話旁,日升月斜,一次次失望。
   母親一肚子的話語,只好對著花兒,草兒,燕子,傾訴。每年的三月末,街上必來三兩個南方人,他們摩托車上馱著一支鐵簍,一群白絨絨的雞娃,吸引著女人的眼睛,她們一邊和雞販子扯著葷素搭配的話兒,一邊伸手挑選小雞。
   母親總要選出十幾只,冠子紅,腿腳粗壯的拎回家。
   這個時候的母親,像一匹弓著腰犁地的馬,她把剝好的苞米秸稈,一根根埋在地上,圈起一個柵欄,雞娃白天放在這里,夜來住在廚房的鍋洞內。
   我放學回來,聽到母親同雞娃交流,她的雞們,很幸福的有了自己的名字,黑棗,小淘氣,鐵蛋,二麻子,一只只的小雞有著自己在村莊的名片,如果家里來客人拜訪,母親總不厭其煩的將她的雞們介紹一遍,又一遍。似乎,那些雞,不是雞,而是她生養的孩子。
   母親,老了。老了的母親,我每回去一趟,她的目光就矮一寸。
   我們想方設法,接她和父親到城里住,他們斷然拒絕。
   每一次送別的車站,大包小裹背回去的愛,無不是母親千叮嚀,萬囑咐。年近半百的我,最富有的就是:回到老家,我還有爹娘疼!
   回眸處,母親佇立在村口,守望著孩子的歸期,她波瀾不驚的模樣像極了屋檐下的老燕子。

共 447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有感于心底的那份沉重的濃濃的親情而作文感懷親人。這就是愛,是親情,是骨肉,是絲絲的血濃于情刻骨銘心,是歲月流逝卻從不間斷的牽掛與心疼。三小章文字就像是一部電影,用畫面帶我們進入故事中,文筆優美,富有情韻,富含情感,引起讀者深深的回味。!人生,感悟,真諦,滴滴入境!暢游在作者的文字里,總是可以感覺到人間的很多,說得出的,說不出的淋漓種種,感謝賜稿,期待更多佳作投來。推薦閱讀欣賞。【浪花編輯:一江秋楓】【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4150012】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風瀟瀟        2019-04-15 22:46:53
  祝賀紅葉又摘精品
2 樓        文友:望雪        2019-04-15 22:56:51
  祝賀姐再獲精品,感情飽滿,文風樸實,賞學佳作,敬祝春安。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順其自然。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大乐透开奖查询开奖结果